来治宝蓝的星星

——“啾咪~”亲一口我的制霸

——哇,陈立农你干嘛啦

——没干嘛没干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农农什么也不知道

盛世美颜本人李东海,了解一下💙
我们0海,super TV第二季加油~\(≧▽≦)/~

牛奶皮肤金希澈!
我们爱你金希澈!
我希最好看了💙

陪你看星星✨

半现实向,清水文

我说这是爱情这就是爱情

看一档韩综《给你宇宙》来的灵感

——

“林彦俊林彦俊”现在是半夜三点,陈立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压着嗓子悄悄喊着隔壁床上背对着自己的人“你睡着了吗?”

。。。。。

小声说话的气声在空气中晃荡了一圈后消散,房间又重新安静下来。

刚刚说话的男孩重新闭上眼睛尝试让自己入睡,终于在床上翻滚了两圈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他蹑手蹑脚的想要起床,指尖捏着被子的一角轻轻掀开,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连被子的摩擦声都显得格外刺耳,林彦俊的起床气他是知道的,陈立农心里一边祈祷着对方不要醒,一边踮着脚尖扶着墙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哐啷”

一声巨响,在沉静的空气里撕出一个大口子,陈立农倒吸一口冷气,心也跟着飞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完了,隐没在黑暗中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

诶?他没醒吗?这不科学啊,管他,先溜再说。

————

陈立农打开天台的大门,有几棵樱花树栽种在楼顶,不算茂盛,但此时开的正好,一阵夹杂着淡淡花香的晚风迎面吹来,现在刚是初夏,昼夜温差还有些大的,晚风不似盛夏时的黏腻,凉凉的,让人更是清醒了许多。

靠着栏杆往下看,除了街上的路灯,整个城市已经是完全沉睡的状态了,这是陈立农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看到这样的夜景,以前要么是饭后爬上山顶看到万家灯火的繁华城市,要么是工作到半夜,在棚里强撑着精神进行拍摄,完全没有看夜景的时间和心情。今天的失眠好像来的恰到好处呢,陈立农双手撑在栏杆上,一边前后晃动着身体抬起头,不自觉的对着凉凉的空气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齿和眼角的笑纹。

“咦?!今天没有月亮诶!”陈立农看着天空,惊奇的自言自语道。

“没戴眼镜还看得到有没有月亮,视力不错嘛”熟悉的声音和腔调在身后响起,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陈立农有些紧张的转过身,看着一个逆光的黑影拿着一个小夜灯慢慢走近自己,他眯着眼睛想从对方的表情中推测出林彦俊现在的情绪好调整自己的说话状态,奈何来人隐藏在黑暗中自己又没戴眼镜实在是看不清,陈立农的大脑高速旋转的琢磨了半天也拿不准,就什么话也不说的等着他朝自己走过来。

“胃又不舒服了吗”林彦俊看着对面的只穿了一件单薄白T的男孩微微皱眉的脸,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又胃疼了吧,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加快了“不是说过不让粉丝担心的吗,半夜三更跑到天台吹冷风是想怎样啊”

“彦俊,你别生气啦,我刚就不小心踢到行李箱了,对不起啦”陈立农觉得林彦俊大概是生气了,走起路来气场都好像带着杀气,健步如飞的,“诶?你....”

“拿去,穿好”林彦俊把自己出门时从陈立农床头拿的外套丢了到他手上,“还有你的眼镜”

陈立农看着手里自己的外套,有几片樱花瓣随风落在上面,给黑色的外套增添了一丝生机,就像那颗曾经被伤害后封闭的内心,也早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轻轻敲开,他没有回应林彦俊的话而是直接拉起他的手腕带到自己边上“你陪我一起看星星吧”

月明星稀,今晚没有月亮,却有一片浪漫的星空,没有城市灯光的影响,天上的星星很亮很安静,就像儿歌里唱的,一闪,一闪,亮晶晶。

也许是夜晚本身就有种让人变得感性的魔力,再加上这满天的繁星,好像再躁动的心都能一秒平静下来,天台上的两只手,一只没放开,一只没挣脱,就这样轻轻的拉在一起。

“彦俊,我在想那天经纪人姐姐没有让我们回答的问题”陈立农仰着脑袋,盯着天上最亮的那一个颗星星“nine percent对你来说是什么啊?”

“....为什么突然想问这个?”林彦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侧过头看着旁边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男孩,“算是梦想的开始吧”

“那之后的路呢”说话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超泽他们都在等你和长靖回去吧,今天的活动也有他们,过几天你的广告也会和陆定昊一起拍....”陈立农依旧看着天上的星星像是在喃喃自语。

“嗯...”他看不清陈立农眼里的神情,但他能感受到他声音里隐藏的难过。

“那以后我们分开了,你要记得我哦”

“傻瓜,当然会记得啊”

陈立农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自己有多珍惜这个团,这些人是他第一次来大陆遇到的朋友们,是他第一次参加选秀节目和他并肩战斗到最后的人,是他第一次当偶像陪在他身边的人,很多很多不可思议的第一次,在陈立农的17岁里,都是和这些人一起经历的,他甚至不想只是一年半,而是无限期的和这些人一起走下去。可是这样诚挚的心却总是被利益至上的社会打击着,自己心里最珍爱的兄弟们却还有着另外一群更重要的伙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陈立农说不出来,只是每每想起就是如鲠在喉。其他人也许理性的想想就过去了,可是林彦俊呢,那是所有人里最特别的一个,是只要想起就心里一颤放不下的人,也是那天记者提问时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人,他想要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是自己。

“你看,我圈住那颗最亮的星星了”陈立农放开旁边人的手举起来,闭上一只眼睛,视线通过自己手里握成的圈,对着此时只属于自己手心的星星说。

掌心的热度突然抽离,冰冷的空气在指间穿梭,林彦俊的手下意识的在空中捞了一圈,什么也没抓住,最后落寞的垂下。

“要是它能真的一直属于我就好了”陈立农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一颗多孤独,两颗一起才好啊”突然,隔壁的人将他指骨分明的手伸向空中,打开陈立农食指与大拇指圈成的小圈,然后将自己的手指轻轻扣进,两只手合成了一个更大的圈,刚刚好圈住了两颗星星。

陈立农愣了愣,他能感受到林彦俊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但他不敢偏头去看他的表情。陈立农从未想过要告诉林彦俊自己对他的感情,也从未想过要得到什么回应,他舍不得让自己最想保护的人因为自己而被网上那些带着面具的魔鬼去揣测议论,所以与其轰轰烈烈的去与这个并不宽容的世界争斗然后被伤的遍体鳞伤,陈立农宁愿永远把这份感情埋在心里,一辈子用好兄弟的名号去守护他,也挺好的呀。可是现在呢,林彦俊突如其来的亲密回应让他有些惊喜又不知所措,他只能听见自己的紧张的心跳声,希望自己的脸红不要被看出来,所以他抑制自己扭头去抱住林彦俊的欲望,盯着两个人握成全的手,祈祷自己赶快冷静下来。

突然,一道细小的白光飞快的从手中的小圈中划过。

“啊!!流星!!快许愿!!”

陈立农的注意力被突如其来收获的惊喜转移,下意识的就想将手抽出来,好双手合十许愿。却不想,刚一动作,本来只是轻轻握在一起的手突然被对方用力抓紧,小圈圈没了,五个指头被对方紧紧的扣住,还不等陈立农反应过来,

“林彦俊要和陈立农一直在一起!”

满天的星星印在林彦俊的眼睛的,发着光,他看着陈立农的侧脸,对着刚刚划过的流星大声许愿,希望它能听到。十指相扣的手顺手一拉,将对面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的小孩抱进怀里,松开握住的手,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然后在他耳边轻声道“就算以后不在一个组合了,我还是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以后睡不着我就陪你看星星呀,这么大的一片星空,一定要两颗星星在一起才不会孤独。”

“林彦俊,那你要说话算话哦。”陈立农也把手紧紧环上对面的人的腰,在听到那个愿望时,他就想通了,只要两个人的心靠在一起,多远的距离都不是问题。

“诶!可是你害的我刚都没有许愿诶,我第一次看到流星好吗”

“怕什么,我不是都帮你许完了吗”林彦俊把脑袋扭开,对着陈立农的脸颊轻啄了一口,感受着对方脸颊迅速上升的热度,还有那看不真切隐隐约约泛红的耳根,表示一脸满足,斜着嘴轻笑,酒窝里的蜜快要溢出来了,他很开心,顺手又摸了摸小孩的头。

“哼”

被说中心事的陈立农闷闷的哼了一声心虚的反驳着,但这有什么所谓呢,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他已经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爆炸了,抬起头再看一眼刚刚圈住的两颗星星,想着意外总是比计划先来,林彦俊是唯一的软肋,只要他愿意,我就无所畏惧,至于未来,我们要一直在一起,狂风暴雨只要你在我身边,就不怕啊。

天还没亮,星星依旧在空中散发着自己的光芒,星空下有两个人,他们对着流星许愿,会一直在一起的。

有段情话今天没来得及对你说,下次再看星星时我一定要告诉你

——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是什么吗?

——星星在天上,

——你在我心里。

END


顺便安利下自己其他的文kkkk

超级制霸:《我爱你啊,笨蛋》

【超级制霸】我爱你啊,笨蛋

球球你们看看我的文

现实向,小甜饼,一发完

取名废,换了个直接一点的名字再发希望看的人多一点

520的时候小橘代拍事件来的灵感,本来想着520发的,结果拖到了现在,第一次电脑发文,希望格式会比手机好看一点

本来是想写农橘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叛教了bhys

——————————

生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就是心里有东西堵着,陈立农现在就堵的不行,他很想大吼大叫的发泄,可惜,现在是凌晨一点,他吼不出来。一边插着的耳机中是女粉丝的叫骂声,另一边是浴室里已经哗哗流了两个小时的水声,两个声音在陈立农的大脑里相撞,他现在很气,从心脏到大脑,无法形容的堵在一起。

“啪”

他将耳机摔到桌上的同时,另一边的水声也停了,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    却反而将陈立农脑海中不断回放的吵闹声又放大了。

“林彦俊!”陈立农大概是想借机把心里压抑的感觉吼出来,声音不自觉的比平时大了几个分贝。

“干嘛啦,大晚上的不用睡觉是不是”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男生身上还隐隐冒着热气,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前,卸了妆的面容比平时看起来更柔和些,加上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叫喊的莫名其妙的表情,他一定不知道现在自己有多可爱。

本来房间就不大,陈立农三两步直径走到了男生面前,借着稍高的优势一把把对方搂进自己怀里。

干嘛啦,我刚洗完澡,不要把汗蹭我身上好吗,林彦俊一阵腹诽,却突然感到肩头一重,紧接着一声闷闷的“彦俊...我想抱抱你”从颈窝处传来。唉,这小孩又怎么了,把吐槽的话咽下去,慢慢伸出手揉了揉小孩的脑袋,头发软软的,就,手感不错。

“怎么了啦”

“你一定要每天都开心哦”

“我没有不开心啊,倒是你,突然搞什么啊”

“我会去找很多冷笑话,等你不开心就讲给你听你,对!我那里还有好多乖乖,拿给你吃”小孩转身就准备去翻行李箱。

“喂!”林彦俊一把抓住对面人的手腕把他拉住,微微皱眉,“你是不是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评论?”

小孩低着头沉默了几秒,突然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盯着林彦俊的眼睛,眼神里带着些倔强还有些委屈,好像想从对方的眼里找出一丝不一样的情绪“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把我当小孩...我也想帮你分担你的不开心,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把事情憋在心里不告诉我.....”小孩好像越说越难过,小奶音里都隐约夹杂着些酸味“而且你不告诉我就算了,还老装的很开心的样子,哼,你什么事都只会跟尤长胖说”

哇,这突如其来的委屈傲娇还带一点....吃醋?是怎么回事,林彦俊其实早就猜到是什么事情了,只是他向来觉得是男人,就该独当一面,把消极的情绪传给其他人一点都不酷,所以他几乎从未向陈立农或者其他任何人诉说过自己的委屈与难过,决赛舞台实在没忍住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哭了两次都已经被他当做黑历史,不再愿意回想,却不想陈立农这傻子以为自己没把他当朋友,不过也对,本来就没把他当朋友。

“我要是再老几岁就好了...”对面小孩还在嘟囔着继续道。

“怎样啦,年轻不好是不是,我还羡慕你们这些未成年嘞”林彦俊听着小孩的抱怨又无奈又好笑,打断对方的胡思乱想,“我没把你当小孩啦,你不知道我听你的声音都觉得你至少有45岁哦”

“林彦俊,你这个烂人”陈立农又倔强的对上他的眼睛“你还说没把我当小孩,你就是想这样糊弄过去,然后还是什么都不跟我讲”

“农农,你知道吗,我看到你被流言蜚语折磨的每天萎靡不振闷闷不乐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也很难受”林彦俊看到小孩这么认真,心里一软,收起酒窝也认真起来,“你好不容易走出来,我希望你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所以,答应我不要再去看那些网上不好的评论了,好吗?”

林彦俊看着眼前的小孩,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是自己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回的笑容,怎么能被那些露着獠牙随时准备攻击的键盘侠们再拉进那黑暗的沼泽,所有的狂风暴雨我都可以抵挡,但我的小孩不能再受到分毫的伤害。

“我知道了...”陈立农像只耷拉着耳朵的小兔子,满脸失落。

--------

已经半夜了。

酒店的空调低声吹着,床头小夜灯微亮的光照在对面人的脸上,这个人怎么能睡着了还这么好看呢,陈立农心里感叹着,忍不住伸手轻轻戳了戳对方微凹的酒窝,“林彦俊,我知道我还不够好不够强大,但我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的练习,让所有人都认可我,然后我要告诉他们,林彦俊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傻子啊,那是你自己努力得到的,说我干什么。

“我也好希望你可以把你心里的不开心告诉我,我上次看到有个艺人因为网络暴力得了抑郁症,最后自杀了....”陈立农抚上了对面人的眉毛,从眉心往外,“可是你好像不愿意把心里话告诉我,今天本来想把这些都跟你坦白的,但是又觉得这种好像也强求不来...”明明是担心的话语,被台湾腔渲染后听起却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心大概已经揪成一坨天津大麻花了,他很想把这委屈巴巴的小孩紧紧抱进怀里,揉进心里,然后好好藏起来,除了自己谁也不给看,陈立农你别对我这么好啊。

“林彦俊,你一定要好好的哦,我会努力走进你心里的”

大哥,你早就在我心里了好吗,还是钉死死的那种,大概这辈子都拔不出来了,还有,你能好好说话,别乱上手吗,很痒诶,我要憋不住了

“喝——”陈立农倒吸一口冷气,嘴巴张大到快占了有一半脸了,对方的眼睛突然睁开....吓死人了

唉...没忍住,“你这什么表情,半晚上不睡觉哦”

“你刚刚都听到了?”

“什么东西?你乘我睡着说我坏话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说你睡觉都超级帅”

“我知道啊”林彦俊心里已经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没头了,我家小孩也太可爱了吧,表情控制优秀的制霸顺手把小孩搂进怀里,让他枕在自己手上。

突然缩短的距离让陈立农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想要把头埋进被子里,却正巧抵上了对方的胸膛,“砰砰,砰砰”的跳动声,陈立农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林彦俊的,他觉得自己好像又要开始出汗了。

却不等他整理好心情,林彦俊的另一只手也环了上来,把他搂的更紧了,“我不会得抑郁症啦,我可是偶练第一制霸诶”躺着说话让林彦俊的声音变得更加温柔性感,陈立农听着从额前传来的声音,感受着他呼出的温热气息,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还有啊,我没有什么都和尤长靖说,以后也不会跟他说,我答应你,以后都只跟你说,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开心能和你一起出道,不只是因为实现了梦想,还因为可以继续你待在一起了......唔....”

陈立农在林彦俊唇上轻啄了一口后,又立马缩回了被子里,他不知道刚刚的心跳是谁的,但现在的心跳绝对是自己的,砰砰,砰砰像是个在倒数的定时炸弹,就快要爆炸了。

“喂,你要不要这么急啊,我还有最重要的一句没有说完诶”

太过分了,为什么这个人总是可以这么淡定啊。

“你不要光顾着害羞,听好了”林彦俊看着眼前的小脑瓜埋在被子里不敢抬头,内心可是一阵狂喜,但攻的地位必须立稳,海狮不要害怕,请淡定“傻瓜陈立农,你早就在我心里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呀”

...... 沉默......

“喂,你都不准备给我一点回应的哦,”林彦俊抽出手轻弹了一下怀里人的额头。

“你又没问我问题,我要回什么啦”陈立农嘟嘴回答着,手慢慢也环住了对方的腰。

林彦俊知道自家小孩是想听表白,可是口嫌体正直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林彦俊的嘴角大概已经快要翘上天了,幸好这个角度陈立农看不到。

怀里抱着人的帅哥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后将怀里的瓜皮头抬起来,揉了揉他其实没什么肉的脸,然后朝着那两瓣粉嫩嫩的嘴唇吻了下去,一秒,两秒,三秒.....十秒,离开时还吸了吸对方的下嘴唇,这样的绵密的吻在两个人之间是第一次,陈立农似乎还没完全反应过来,闭着的眼睛半天不睁开。

林彦俊看着眼前小孩好笑的样子,捏了捏后者已经红透的耳朵,待对方慢慢睁开眼后对上他布满星星的眼睛,“陈立农,520快乐,我爱你。”

虽然小孩的头立马就埋了下去,可是额前的汗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情绪,“你出汗了哦,是因为我吗?”

“林彦俊,你真是个烂人”闷闷的小奶音从怀里传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睡衣被小孩攥住了一个角。

“现在已经是521了啊,笨蛋。”

_____________________END

各位机智聪明美丽可爱的水蜜桃女孩,请给我个赞呗~\(≧▽≦)/~

窗外的暴雨再狂澜,
淋不湿屋内的你。
我是暴雨,
你还是你。

不知道出自哪里,我是听木子洋说的

让我守护你

现实未来向
又一次激情产物
感觉自己文笔不够,很多感情写的还有点不到位
各位纽扣女孩不要嫌弃,给你们比小心心♥

——————————————

多年之后再见到陈立农,他没有想过他会变成这样。快五年了吧,他们都长大了。还记得初识是在一个选秀节目里,那年17岁的陈立农穿着粉色衬衫笑的很阳光的走进蔡徐坤的视线里,并留下了当事人都未曾发现的痕迹。但其实他们并不怎么熟悉,没有和王子异那样一见如故觅知音的感觉,也不像同宿舍的钱正昊朝夕相处是倍受自己宠爱的弟弟,亦不是和乐华那几位多次合作的战友情怀,唯数不多的交集大概就是公布排名时两人一起站上小圆台,所以陈立农对蔡徐坤来说,不过是见面打个招呼的不熟同事。但他又的确是特别的存在,是蔡徐坤路过他的练习室要往里面瞄几眼,是大家集合在一起时要先在人群中找到他,是哪怕不在一个队,也要在他表演时重点关注他....后来他们一起出道了,说是组合,但大家依旧还是和原公司的伙伴关系更好,乐华的香蕉的坤音的,当时还好有子异一起玩,陈立农呢...

封藏在心里的很多回忆突然涌出来,充斥了正躺在酒店床上的蔡徐坤的大脑。今天是组合解散后,蔡徐坤第一次见到陈立农,他们向来不算熟,私下也没有交集,但今天新剧开机,他们因为分饰两位男主而再见,蔡徐坤觉得他变了很多,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了呢,是因为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他笑吗?不,他笑了,陈立农跟蔡徐坤打招呼时笑了,只是眼角没有褶皱而已。他有耍大牌吗?没有,他很有礼貌,还请剧组所有人喝饮料,各种方面安排的面面俱到。那种突如其来的冷漠感距离感是哪里来的,只是因为太久没见吗,蔡徐坤想不通,干脆起床去楼顶透透风,明天就开拍了,他不希望自己的个人情绪影响到工作。

楼顶。
蔡徐坤没想到会有人,那人穿着一身单薄的黑色上衣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但那是熟悉的身影。陈立农听见声音转过身来,蔡徐坤看到他在抽烟,有些诧异。

“你怎么来了?”陈立农声音很冷淡,听上去是似乎是觉得被打扰到了。

“你真的变了好多,都会抽烟了。”蔡徐坤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他旁边。

“人总是会变的。”两个人并排站着,看着远方的万家灯火。

“是啊,我都快觉得自己不认识你了。”蔡徐坤转头对着陈立农。

“呼,真可惜,那就重新再认识吧。”陈立农的眼里是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我喜欢以前那个唱着女孩傻笑的陈立农。”蔡徐坤盯着陈立农的脸,想找出一些情绪的变化。

“这样吗”陈立农终于扭头对上蔡徐坤的眼睛,咧开嘴笑了,似乎真的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不是这样的。”蔡徐坤扭过头又看向了远方,他的眼里没有笑,反而好像有些让人看不透的悲伤。

“你知道吗,我曾经很羡慕你。”蔡徐坤想知道他这几年发生了什么,“因为你笑起来很好看很有感染力,能让人一眼就很喜欢。还记得第一期节目结束吗,很多评论说我油腻,但所有人都很喜欢你。”

“那都是假的,是假笑。”陈立农掐灭手中的烟头,哪里所有人都喜欢了,明明很多人都不喜欢。

蔡徐坤没有想到陈立农会这样回答,一时语塞。但两人也不尴尬,大概是各怀心事吧,一起无言的看着远方。

第二天一早,蔡徐坤碰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陈立农,不稀奇,因为导演组需要演员促进感情,他们的房间是面对面的。

“早安,今天拍戏加油!”意外的是陈立农先开的口。

“一起加油!”蔡徐坤恍惚间有种回到以前在节目里表演开始前互相鼓励的感觉。

这是一对竹马好兄弟成年后,一位为了另一位登上王位而战死沙场的故事。陈立农的角色是将要战死的那位。很遗憾,天公不作美,开机第一天就下大雨,不过没关系,导演临时决定就拍战死的这场戏,下雨的天气更能突出角色不顾一切浴血奋战的战士形象。陈立农换了一套将军的古装,很帅气。他在雨中吊着威亚,拿着剑和他国将士们在雨中厮杀着。很流畅的一套动作,可以看出陈立农事先练过很多遍,但因为天气的原因,地面湿滑,陈立农几次威亚落地时滑到,要不是就是武打动作滑到,群众演员走位也时有出错,导演总是抓不到想要的镜头,拍了五六遍都不合适,只得让演员先休息。现在正直倒春寒,天气还有些寒冷,陈立农又连续淋了几个小时雨,因为改戏而突然变得无所事事但也没回酒店的蔡徐坤有些担心,他倒了一壶热水又拿了几个暖宝宝走向陈立农。因为身上的戏服都是湿的,没办法披羽绒服,陈立农只包了几条毛毯在身上。

“快喝点热水,别感冒了”蔡徐坤看他脸色惨白,不禁想摸了摸他的额头。陈立农却下意识的躲开了,“没事,我还好,不是很冷”他挤出一个笑,“等会还要拍,不能太松懈。”

“农农啊,休息好了吗?我们再来一条。”导演喊话了。
“来了”陈立农放下水又冲进了雨里。
这次大概是大家都下好决心了,站位镜头动作台词都很完美,一遍过,这场戏终于结束了。但后来大雨变成了暴雨,导演迫不得已宣布大家先休息等雨停。

陈立农和蔡徐坤是一起坐车回的酒店。又是一路无言,但蔡徐坤很担心,之前在北京拍节目时陈立农就经常生病发烧,有次听说还严重到要扶墙走,最后是去医院打了吊针才好的。今天气温本就不高,还淋了那么久的雨,看着陈立农的额头贴在车窗上,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眼睛也没什么精神....可蔡徐坤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去过多的关心。

“你....真的还好吗?脸色不太好诶。”蔡徐坤终于在进门前问出了这句话。
陈立农扶着门把手转过头来,“没事,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晚饭时间,蔡徐坤去敲陈立农的门,“农农,一起吃饭吗?”半晌也没有动静,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慌,蔡徐坤赶紧找来了酒店服务员帮忙开门,冲进去,还在,松了一口气。

“好冷...”陈立农皱着眉呢喃的开口,又意识模糊的把被子紧了紧。

蔡徐坤立马发现不对,发烧了啊,这小子,“农农,你先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没事,我睡一会就好了”陈立农眯着眼看着蔡徐坤,喉咙里的声音都是嘶哑的。

“逞什么强啊,小屁孩。”蔡徐坤有点着急,“你这样明天怎么拍戏。”

大概是仅剩的一点清醒全给了这句话,陈立农晕乎乎的坐起来穿好衣服,“没事,我自己去,不会拖进度的。”

“卧槽,陈立农,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蔡徐坤说着就抓起了陈立农的手腕,“我带你去。”

医院。
蔡徐坤去拿药,回来就看到陈立农打着点滴坐在凳子上歪着头睡着了。他走过去,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盖在他身上,又把衣服的边角塞在陈立农背后,看他终于被裹严实后,蔡徐坤坐在了他头歪向的那一边,让他靠在自己肩上。透过衣服还能感受到小孩额头传来的温度,蔡徐坤侧头看着陈立农,很乖的闭着眼睛,没有一点戾气的是初识时那个干净的男孩。陈立农为什么要把自己圈起来,拒绝别人的关心,也不愿意和别人倾诉,蔡徐坤记得以前陈立农被黑的时候会像室友倾诉,甚至委屈的哭着和别人说自己不是那样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孩是被娱乐圈这肮脏的地方变成这样的吗?还是那些恶心的舆论?说着便拿出手机,打开微博,搜索陈立农。台独,假笑,没实力,蹭热度,虚伪做作,各种词汇历历在目,蔡徐坤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知道陈立农不是这样的,他相信他,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哪怕陈立农从没向他证明过什么,他也始终相信他。蔡徐坤从未认真探究过自己对于陈立农是个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哪怕确实并没有很多交集。以前他会远远的关注着他,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很想当那个可以保护他的人,只要一想到以前那个开心的农农,再看到眼前这个拒人于外独自坚强的陈立农,蔡徐坤就觉得心疼,再想想他变成这样的原因越发感到生气。把手机扔在一边,蔡徐坤伸出手轻轻抚上陈立农的脸,还没退烧有点热热的,“以后把你的小秘密和不开心都告诉我好不好?”

似乎是感受到了触摸,陈立农突然惊醒然后充满防备的看向蔡徐坤,直到看清人后才放松了眼里的警惕。但就是那一瞬的眼神,以足以刺痛蔡徐坤的心。

“不好意思啊,刚刚睡着了。”陈立农脸上带着些歉意和懊悔,“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然后又把身上的衣服拿起准备还给蔡徐坤。

“陈立农”蔡徐坤拉住他还衣服的手,一把把他揽进自己怀里,一只手轻拍他的背,另一只手摸着他顺毛的小脑袋“没有什么好怕的,起码你可以相信我,不要怕我。”

“对不起,坤哥,我只是....这几年习惯了。”
蔡徐坤能感受到怀里的小家伙身体不再紧绷着,慢慢卸下了防备。我知道你也许没办法这么快的接受我,但我会努力走进你的心。

雨过天晴,陈立农的感冒和天气一样,很快好了起来。雨后的天空很蓝,阳光也很明媚,蔡徐坤找陈立农去酒店的院子里散步。灌木从里窜出一只小野猫,在陈立农脚前的方寸土地上撒娇,他笑着蹲下身把它抱在怀里,“它好像很喜欢我诶”仰头对着一边的蔡徐坤开心的笑“哈哈哈哈好想把它带回去养。”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阳光打在他今天穿的黄色毛衣上,显得更加耀眼,那个当初拿着向日葵对着镜头笑的男孩又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他眼里的笑容,又一次的清澈如初。陈立农,你也许不知道我对你的情感,但这不重要,我知道就行。我想说,你只管做你自己,未来的日子,我来为你遮风挡雨。

那个开心的陈立农,
欢迎你回来,
谢谢你能为了蔡徐坤回来,
我一定会好好守住,
不让你再离开。

————————END

我哥和他的好基友

取名废,有觉得不错的名字可以给我留言
脑洞来源于坤坤说想要介绍农农当妹夫
激情产物,一发完

——————————

大家好,我叫蔡希希,是一个机智聪明美丽可爱性格好人缘棒简直无缺点的女孩子。但是!我语文成绩不好词汇匮乏的哥哥蔡徐坤却把我所有的优点都归结在了“可爱”两个人字上,重点是!我才高一而已,他就已经在琢磨着把我嫁出去了,而且物色的还是他同班的好基友陈立农,我就。。。呵呵

咳咳,你们看到可能有点迷茫,那我就来解释一下。其实陈立农比我哥是要小两岁的,但人家上学早啊,更有缘的是,他和我哥从初中到大学都是同班同学,巧了,听说最近新搬寝室,他俩还上下铺。话说回到相亲这件事上来,陈立农虽与我哥同学多年,但我确实从没见过,只是经常从我哥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月考陈立农又第二,你看你哥我始终第一多厉害”
“马勒戈壁,陈立农竟然比我高了,我的好妹妹,你一定要多喝牛奶,陈立农说他就是这样长高的”
“老妹啊,你们女生到底喜欢生么样的男孩啊,怎么给陈立农递情书的那么多呢,气死我了”
“陈立农今天竟然放我鸽子,看我下次打篮球不虐死他”
“靠,和陈立农打球身高太不占优势了,下次吃鸡虐他”
......

是的,我没见过陈立农,但我经常听到他的传说...直到有一天“妹啊,我觉得给陈立农递情书的那些女生都不怎么样,没一个我看的顺眼的。不如把他介绍给你吧,我看你俩都挺可爱的,肯定配,再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哥按着我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跟我说,还手动强迫我点头,我想我的白眼大概要翻上天了。

于是,我哥第二天就把我带去见陈立农了,在游乐场,还美其名曰带我放松,又是一个白眼。

陈立农嘛,确实挺帅的,而且比我哥高这一点很优秀了,还有...对!他很温柔啊,我哥在那儿欺负我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笑,话说他笑起来超可爱诶,跟他的身高还有一身黑宛如黑社会的打扮完全不符。

第一个项目,过山车。大概才几十秒吧,天旋地转的感受完一遍下来后,我哥今天特意吹的头发飞的乱七八糟,陈立农一把拉住我哥“坤,你别动”然后他就伸手开始帮我哥理头发,是的,我爸妈平时都直呼我哥蔡徐坤,他竟然就只喊一个坤字?确定不肉麻?我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然后是我哥,蔡徐坤,从小到大最喜欢玩的碰碰车。。。他们两个大男孩也是很好意思了,一起开一辆对着我不停地撞,微笑,我要收回之前说陈立农温柔的话,他对我并不温柔。他对谁温柔呢....

“蔡徐坤,你是个智障吗?开个车还能划到手”陈立农一把拿过我哥见红的手指头仔细检查着。

“呦呵,陈立农你很厉害了呀,敢骂我?我告诉你我是你哥”我哥这表现...宛如一个xxj,哪里像哥了...

“行行,大哥你厉害,你别碰了,我来开”陈立农的手扶上方向盘...我不知道原来这才是我噩梦的开始....

“农农,撞她,从这边这边”“诶对对对,冲过去撞她”“她想跑,你从这插过去”“哎呦,陈立农,技术不错嘛”我哥...伤了手指不伤喉咙,指挥着陈立农对着我撞,偏偏这个陈立农还车技不错,一撞一个准,我还逃不掉,我现在只想赶紧结束这个游戏。

终于可以休息会儿了,在园区一家童话风的露天餐厅吃饭,我哥突然又想起了这次游玩的最初目的“农农,你有没有觉得我妹特可爱特优秀?”
陈立农看了我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他除了刚碰面时那次外,今天第一次直视我“不错啊,但她太小啦”

“年龄不是问题...唔”我哥刚准备再说点什么,被陈立农塞个块刚剥好的虾,“蔡徐坤,你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别到时候胃痛又找我”

我想我今天不能白被他们欺负,再说了陈立农这么优秀,我当然也应该做点什么“哥,我去上个厕所”

溜出来了,我要去找找刚刚看到的那个买气球的人。花了我一个星期的饭钱,我把大叔手里所有的红色心心气球全买了,这么多气球足够掩饰瘦小的我了。悄咪咪从他俩的后面靠近,他们正在聊天,聊什么呢这么起劲,很好!就是现在!他们面对面了!我冲上去,推了我哥脑袋一把,哈!亲上了!!非常好!!!

我哥身体一怔,陈立农也惊讶,但他看到我了。突如其来的脑电波交流,我把手上的气球递给了他,他一手覆上我哥的眼睛一手接过气球。他抢在我哥前开口说话了,“你别动,听我说。纠结过很久,这本不是我计划之内的时间,但竟然机会来了,那我就没有理由不把握。”我看到陈立农很认真的看着我哥,哪怕现在他挡着我哥的眼睛,两个人根本没法对视,“蔡徐坤,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然后他的手慢慢放了下来,对视,我为什么这么紧张呢,我哥的眼神是什么情绪呢,我看不懂。

“陈立农,你,认真的吗”

“要我再亲你一下吗”

“不用,我来”我没想到我哥会这么主动!强烈的,又一次,蔡徐坤和陈立农的嘴巴对在了一起,我看到陈立农惊讶到松手,一下子,所有的红色心型气球包裹着他们两个,飞上了天...

后来,我问过我哥,你喜欢他还找我相亲做什么,他说,只有你们两个在一起,陈立农才能更顺理成章的一直留在我身边。

又一次暴击,不好意思,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原来我从头到尾都是炮灰,嗯,这是一个炮灰在跟你讲故事,并且它即将被旁边腻歪的两个人虐死,请为这位伟大的单身狗炮灰点赞,谢谢合作。

——END——

弄了半天,终于把这个糖渣做成动图发出来了。坤坤走过来,农农跟他挥手,然后一直看着他走过来,站到自己前面kkkk谁说他们关系不好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