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治宝蓝的星星

追星女孩,狗cp,偶尔发文

让我守护你

现实未来向
又一次激情产物
感觉自己文笔不够,很多感情写的还有点不到位
各位纽扣女孩不要嫌弃,给你们比小心心♥

——————————————

多年之后再见到陈立农,他没有想过他会变成这样。快五年了吧,他们都长大了。还记得初识是在一个选秀节目里,那年17岁的陈立农穿着粉色衬衫笑的很阳光的走进蔡徐坤的视线里,并留下了当事人都未曾发现的痕迹。但其实他们并不怎么熟悉,没有和王子异那样一见如故觅知音的感觉,也不像同宿舍的钱正昊朝夕相处是倍受自己宠爱的弟弟,亦不是和乐华那几位多次合作的战友情怀,唯数不多的交集大概就是公布排名时两人一起站上小圆台,所以陈立农对蔡徐坤来说,不过是见面打个招呼的不熟同事。但他又的确是特别的存在,是蔡徐坤路过他的练习室要往里面瞄几眼,是大家集合在一起时要先在人群中找到他,是哪怕不在一个队,也要在他表演时重点关注他....后来他们一起出道了,说是组合,但大家依旧还是和原公司的伙伴关系更好,乐华的香蕉的坤音的,当时还好有子异一起玩,陈立农呢...

封藏在心里的很多回忆突然涌出来,充斥了正躺在酒店床上的蔡徐坤的大脑。今天是组合解散后,蔡徐坤第一次见到陈立农,他们向来不算熟,私下也没有交集,但今天新剧开机,他们因为分饰两位男主而再见,蔡徐坤觉得他变了很多,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了呢,是因为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他笑吗?不,他笑了,陈立农跟蔡徐坤打招呼时笑了,只是眼角没有褶皱而已。他有耍大牌吗?没有,他很有礼貌,还请剧组所有人喝饮料,各种方面安排的面面俱到。那种突如其来的冷漠感距离感是哪里来的,只是因为太久没见吗,蔡徐坤想不通,干脆起床去楼顶透透风,明天就开拍了,他不希望自己的个人情绪影响到工作。

楼顶。
蔡徐坤没想到会有人,那人穿着一身单薄的黑色上衣几乎与月色融为一体,但那是熟悉的身影。陈立农听见声音转过身来,蔡徐坤看到他在抽烟,有些诧异。

“你怎么来了?”陈立农声音很冷淡,听上去是似乎是觉得被打扰到了。

“你真的变了好多,都会抽烟了。”蔡徐坤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他旁边。

“人总是会变的。”两个人并排站着,看着远方的万家灯火。

“是啊,我都快觉得自己不认识你了。”蔡徐坤转头对着陈立农。

“呼,真可惜,那就重新再认识吧。”陈立农的眼里是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我喜欢以前那个唱着女孩傻笑的陈立农。”蔡徐坤盯着陈立农的脸,想找出一些情绪的变化。

“这样吗”陈立农终于扭头对上蔡徐坤的眼睛,咧开嘴笑了,似乎真的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不是这样的。”蔡徐坤扭过头又看向了远方,他的眼里没有笑,反而好像有些让人看不透的悲伤。

“你知道吗,我曾经很羡慕你。”蔡徐坤想知道他这几年发生了什么,“因为你笑起来很好看很有感染力,能让人一眼就很喜欢。还记得第一期节目结束吗,很多评论说我油腻,但所有人都很喜欢你。”

“那都是假的,是假笑。”陈立农掐灭手中的烟头,哪里所有人都喜欢了,明明很多人都不喜欢。

蔡徐坤没有想到陈立农会这样回答,一时语塞。但两人也不尴尬,大概是各怀心事吧,一起无言的看着远方。

第二天一早,蔡徐坤碰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陈立农,不稀奇,因为导演组需要演员促进感情,他们的房间是面对面的。

“早安,今天拍戏加油!”意外的是陈立农先开的口。

“一起加油!”蔡徐坤恍惚间有种回到以前在节目里表演开始前互相鼓励的感觉。

这是一对竹马好兄弟成年后,一位为了另一位登上王位而战死沙场的故事。陈立农的角色是将要战死的那位。很遗憾,天公不作美,开机第一天就下大雨,不过没关系,导演临时决定就拍战死的这场戏,下雨的天气更能突出角色不顾一切浴血奋战的战士形象。陈立农换了一套将军的古装,很帅气。他在雨中吊着威亚,拿着剑和他国将士们在雨中厮杀着。很流畅的一套动作,可以看出陈立农事先练过很多遍,但因为天气的原因,地面湿滑,陈立农几次威亚落地时滑到,要不是就是武打动作滑到,群众演员走位也时有出错,导演总是抓不到想要的镜头,拍了五六遍都不合适,只得让演员先休息。现在正直倒春寒,天气还有些寒冷,陈立农又连续淋了几个小时雨,因为改戏而突然变得无所事事但也没回酒店的蔡徐坤有些担心,他倒了一壶热水又拿了几个暖宝宝走向陈立农。因为身上的戏服都是湿的,没办法披羽绒服,陈立农只包了几条毛毯在身上。

“快喝点热水,别感冒了”蔡徐坤看他脸色惨白,不禁想摸了摸他的额头。陈立农却下意识的躲开了,“没事,我还好,不是很冷”他挤出一个笑,“等会还要拍,不能太松懈。”

“农农啊,休息好了吗?我们再来一条。”导演喊话了。
“来了”陈立农放下水又冲进了雨里。
这次大概是大家都下好决心了,站位镜头动作台词都很完美,一遍过,这场戏终于结束了。但后来大雨变成了暴雨,导演迫不得已宣布大家先休息等雨停。

陈立农和蔡徐坤是一起坐车回的酒店。又是一路无言,但蔡徐坤很担心,之前在北京拍节目时陈立农就经常生病发烧,有次听说还严重到要扶墙走,最后是去医院打了吊针才好的。今天气温本就不高,还淋了那么久的雨,看着陈立农的额头贴在车窗上,嘴唇一点血色也没有,眼睛也没什么精神....可蔡徐坤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去过多的关心。

“你....真的还好吗?脸色不太好诶。”蔡徐坤终于在进门前问出了这句话。
陈立农扶着门把手转过头来,“没事,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晚饭时间,蔡徐坤去敲陈立农的门,“农农,一起吃饭吗?”半晌也没有动静,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慌,蔡徐坤赶紧找来了酒店服务员帮忙开门,冲进去,还在,松了一口气。

“好冷...”陈立农皱着眉呢喃的开口,又意识模糊的把被子紧了紧。

蔡徐坤立马发现不对,发烧了啊,这小子,“农农,你先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没事,我睡一会就好了”陈立农眯着眼看着蔡徐坤,喉咙里的声音都是嘶哑的。

“逞什么强啊,小屁孩。”蔡徐坤有点着急,“你这样明天怎么拍戏。”

大概是仅剩的一点清醒全给了这句话,陈立农晕乎乎的坐起来穿好衣服,“没事,我自己去,不会拖进度的。”

“卧槽,陈立农,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蔡徐坤说着就抓起了陈立农的手腕,“我带你去。”

医院。
蔡徐坤去拿药,回来就看到陈立农打着点滴坐在凳子上歪着头睡着了。他走过去,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盖在他身上,又把衣服的边角塞在陈立农背后,看他终于被裹严实后,蔡徐坤坐在了他头歪向的那一边,让他靠在自己肩上。透过衣服还能感受到小孩额头传来的温度,蔡徐坤侧头看着陈立农,很乖的闭着眼睛,没有一点戾气的是初识时那个干净的男孩。陈立农为什么要把自己圈起来,拒绝别人的关心,也不愿意和别人倾诉,蔡徐坤记得以前陈立农被黑的时候会像室友倾诉,甚至委屈的哭着和别人说自己不是那样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小孩是被娱乐圈这肮脏的地方变成这样的吗?还是那些恶心的舆论?说着便拿出手机,打开微博,搜索陈立农。台独,假笑,没实力,蹭热度,虚伪做作,各种词汇历历在目,蔡徐坤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知道陈立农不是这样的,他相信他,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哪怕陈立农从没向他证明过什么,他也始终相信他。蔡徐坤从未认真探究过自己对于陈立农是个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哪怕确实并没有很多交集。以前他会远远的关注着他,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很想当那个可以保护他的人,只要一想到以前那个开心的农农,再看到眼前这个拒人于外独自坚强的陈立农,蔡徐坤就觉得心疼,再想想他变成这样的原因越发感到生气。把手机扔在一边,蔡徐坤伸出手轻轻抚上陈立农的脸,还没退烧有点热热的,“以后把你的小秘密和不开心都告诉我好不好?”

似乎是感受到了触摸,陈立农突然惊醒然后充满防备的看向蔡徐坤,直到看清人后才放松了眼里的警惕。但就是那一瞬的眼神,以足以刺痛蔡徐坤的心。

“不好意思啊,刚刚睡着了。”陈立农脸上带着些歉意和懊悔,“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然后又把身上的衣服拿起准备还给蔡徐坤。

“陈立农”蔡徐坤拉住他还衣服的手,一把把他揽进自己怀里,一只手轻拍他的背,另一只手摸着他顺毛的小脑袋“没有什么好怕的,起码你可以相信我,不要怕我。”

“对不起,坤哥,我只是....这几年习惯了。”
蔡徐坤能感受到怀里的小家伙身体不再紧绷着,慢慢卸下了防备。我知道你也许没办法这么快的接受我,但我会努力走进你的心。

雨过天晴,陈立农的感冒和天气一样,很快好了起来。雨后的天空很蓝,阳光也很明媚,蔡徐坤找陈立农去酒店的院子里散步。灌木从里窜出一只小野猫,在陈立农脚前的方寸土地上撒娇,他笑着蹲下身把它抱在怀里,“它好像很喜欢我诶”仰头对着一边的蔡徐坤开心的笑“哈哈哈哈好想把它带回去养。”

蔡徐坤看着陈立农,阳光打在他今天穿的黄色毛衣上,显得更加耀眼,那个当初拿着向日葵对着镜头笑的男孩又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他眼里的笑容,又一次的清澈如初。陈立农,你也许不知道我对你的情感,但这不重要,我知道就行。我想说,你只管做你自己,未来的日子,我来为你遮风挡雨。

那个开心的陈立农,
欢迎你回来,
谢谢你能为了蔡徐坤回来,
我一定会好好守住,
不让你再离开。

————————END

评论(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