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治宝蓝的星星

追星女孩,狗cp,偶尔发文

陪你看星星✨

半现实向,清水文

我说这是爱情这就是爱情

看一档韩综《给你宇宙》来的灵感

——

“林彦俊林彦俊”现在是半夜三点,陈立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压着嗓子悄悄喊着隔壁床上背对着自己的人“你睡着了吗?”

。。。。。

小声说话的气声在空气中晃荡了一圈后消散,房间又重新安静下来。

刚刚说话的男孩重新闭上眼睛尝试让自己入睡,终于在床上翻滚了两圈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他蹑手蹑脚的想要起床,指尖捏着被子的一角轻轻掀开,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连被子的摩擦声都显得格外刺耳,林彦俊的起床气他是知道的,陈立农心里一边祈祷着对方不要醒,一边踮着脚尖扶着墙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哐啷”

一声巨响,在沉静的空气里撕出一个大口子,陈立农倒吸一口冷气,心也跟着飞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完了,隐没在黑暗中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

诶?他没醒吗?这不科学啊,管他,先溜再说。

————

陈立农打开天台的大门,有几棵樱花树栽种在楼顶,不算茂盛,但此时开的正好,一阵夹杂着淡淡花香的晚风迎面吹来,现在刚是初夏,昼夜温差还有些大的,晚风不似盛夏时的黏腻,凉凉的,让人更是清醒了许多。

靠着栏杆往下看,除了街上的路灯,整个城市已经是完全沉睡的状态了,这是陈立农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看到这样的夜景,以前要么是饭后爬上山顶看到万家灯火的繁华城市,要么是工作到半夜,在棚里强撑着精神进行拍摄,完全没有看夜景的时间和心情。今天的失眠好像来的恰到好处呢,陈立农双手撑在栏杆上,一边前后晃动着身体抬起头,不自觉的对着凉凉的空气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齿和眼角的笑纹。

“咦?!今天没有月亮诶!”陈立农看着天空,惊奇的自言自语道。

“没戴眼镜还看得到有没有月亮,视力不错嘛”熟悉的声音和腔调在身后响起,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陈立农有些紧张的转过身,看着一个逆光的黑影拿着一个小夜灯慢慢走近自己,他眯着眼睛想从对方的表情中推测出林彦俊现在的情绪好调整自己的说话状态,奈何来人隐藏在黑暗中自己又没戴眼镜实在是看不清,陈立农的大脑高速旋转的琢磨了半天也拿不准,就什么话也不说的等着他朝自己走过来。

“胃又不舒服了吗”林彦俊看着对面的只穿了一件单薄白T的男孩微微皱眉的脸,有些担心,这家伙不会又胃疼了吧,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加快了“不是说过不让粉丝担心的吗,半夜三更跑到天台吹冷风是想怎样啊”

“彦俊,你别生气啦,我刚就不小心踢到行李箱了,对不起啦”陈立农觉得林彦俊大概是生气了,走起路来气场都好像带着杀气,健步如飞的,“诶?你....”

“拿去,穿好”林彦俊把自己出门时从陈立农床头拿的外套丢了到他手上,“还有你的眼镜”

陈立农看着手里自己的外套,有几片樱花瓣随风落在上面,给黑色的外套增添了一丝生机,就像那颗曾经被伤害后封闭的内心,也早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轻轻敲开,他没有回应林彦俊的话而是直接拉起他的手腕带到自己边上“你陪我一起看星星吧”

月明星稀,今晚没有月亮,却有一片浪漫的星空,没有城市灯光的影响,天上的星星很亮很安静,就像儿歌里唱的,一闪,一闪,亮晶晶。

也许是夜晚本身就有种让人变得感性的魔力,再加上这满天的繁星,好像再躁动的心都能一秒平静下来,天台上的两只手,一只没放开,一只没挣脱,就这样轻轻的拉在一起。

“彦俊,我在想那天经纪人姐姐没有让我们回答的问题”陈立农仰着脑袋,盯着天上最亮的那一个颗星星“nine percent对你来说是什么啊?”

“....为什么突然想问这个?”林彦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侧过头看着旁边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男孩,“算是梦想的开始吧”

“那之后的路呢”说话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超泽他们都在等你和长靖回去吧,今天的活动也有他们,过几天你的广告也会和陆定昊一起拍....”陈立农依旧看着天上的星星像是在喃喃自语。

“嗯...”他看不清陈立农眼里的神情,但他能感受到他声音里隐藏的难过。

“那以后我们分开了,你要记得我哦”

“傻瓜,当然会记得啊”

陈立农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自己有多珍惜这个团,这些人是他第一次来大陆遇到的朋友们,是他第一次参加选秀节目和他并肩战斗到最后的人,是他第一次当偶像陪在他身边的人,很多很多不可思议的第一次,在陈立农的17岁里,都是和这些人一起经历的,他甚至不想只是一年半,而是无限期的和这些人一起走下去。可是这样诚挚的心却总是被利益至上的社会打击着,自己心里最珍爱的兄弟们却还有着另外一群更重要的伙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陈立农说不出来,只是每每想起就是如鲠在喉。其他人也许理性的想想就过去了,可是林彦俊呢,那是所有人里最特别的一个,是只要想起就心里一颤放不下的人,也是那天记者提问时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人,他想要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是自己。

“你看,我圈住那颗最亮的星星了”陈立农放开旁边人的手举起来,闭上一只眼睛,视线通过自己手里握成的圈,对着此时只属于自己手心的星星说。

掌心的热度突然抽离,冰冷的空气在指间穿梭,林彦俊的手下意识的在空中捞了一圈,什么也没抓住,最后落寞的垂下。

“要是它能真的一直属于我就好了”陈立农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一颗多孤独,两颗一起才好啊”突然,隔壁的人将他指骨分明的手伸向空中,打开陈立农食指与大拇指圈成的小圈,然后将自己的手指轻轻扣进,两只手合成了一个更大的圈,刚刚好圈住了两颗星星。

陈立农愣了愣,他能感受到林彦俊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但他不敢偏头去看他的表情。陈立农从未想过要告诉林彦俊自己对他的感情,也从未想过要得到什么回应,他舍不得让自己最想保护的人因为自己而被网上那些带着面具的魔鬼去揣测议论,所以与其轰轰烈烈的去与这个并不宽容的世界争斗然后被伤的遍体鳞伤,陈立农宁愿永远把这份感情埋在心里,一辈子用好兄弟的名号去守护他,也挺好的呀。可是现在呢,林彦俊突如其来的亲密回应让他有些惊喜又不知所措,他只能听见自己的紧张的心跳声,希望自己的脸红不要被看出来,所以他抑制自己扭头去抱住林彦俊的欲望,盯着两个人握成圈的手,祈祷自己赶快冷静下来。

突然,一道细小的白光飞快的从手中的小圈中划过。

“啊!!流星!!快许愿!!”

陈立农的注意力被突如其来收获的惊喜转移,下意识的就想将手抽出来,好双手合十许愿。却不想,刚一动作,本来只是轻轻握在一起的手突然被对方用力抓紧,小圈圈没了,五个指头被对方紧紧的扣住,还不等陈立农反应过来,

“林彦俊要和陈立农一直在一起!”

满天的星星印在林彦俊的眼睛的,发着光,他看着陈立农的侧脸,对着刚刚划过的流星大声许愿,希望它能听到。十指相扣的手顺手一拉,将对面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的小孩抱进怀里,松开握住的手,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然后在他耳边轻声道“这么大的一片星空,一定要两颗星星在一起才不会孤独。所以别担心,我会一直陪你看星星的。”

“林彦俊,那你要说话算话哦。”陈立农也把手紧紧环上对面的人的腰,在听到那个愿望时,他就想通了,只要两个人的心靠在一起,多远的距离都不是问题。

“诶!可是你害的我刚都没有许愿诶,我第一次看到流星好吗”

“怕什么,我不是都帮你许完了吗”林彦俊把脑袋扭开,对着陈立农的脸颊轻啄了一口,感受着对方脸颊迅速上升的热度,还有那看不真切隐隐约约泛红的耳根,表示一脸满足,斜着嘴轻笑,酒窝里的蜜快要溢出来了,他很开心,顺手又摸了摸小孩的头。

“哼”

被说中心事的陈立农闷闷的哼了一声心虚的反驳着,但这有什么所谓呢,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他已经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爆炸了,抬起头再看一眼刚刚圈住的两颗星星,想着意外总是比计划先来,林彦俊是唯一的软肋,只要他愿意,我就无所畏惧,至于未来,狂风暴雨只要你在我身边,就不怕啊。

天还没亮,星星依旧在空中散发着自己的光芒,星空下有两个人,他们对着流星许愿,会一直在一起的。









有段情话今天没来得及对你说,下次再看星星时我一定要告诉你


——你知道你和星星的区别是什么吗?


——星星在天上,


——你在我心里。

END

顺便安利下自己其他的文kkkk

超级制霸:《我爱你啊,笨蛋》

评论(5)

热度(51)